喂!食飯喇!
2013-07-12 14:47:32

喂!食飯喇!

「喂!食飯喇!」

「係!」

四條腿,兩對人字塑膠拖鞋,一輪急速又雜亂的「噠、噠、噠」聲,我和弟弟從走廊的盡處,隨著媽媽的呼喚,朝著家門的方向跑過去。

每天黃昏,裊裊炊煙從窗戶徐徐而上,它從來都漠視日出日落,冷眼看待城市急躁的步速,但它卻帶來親近而生活的感覺。這個時分,家家戶戶都傳來菜刀碰擊砧板的聲音,食物落在燙熱的鍋子裡,餸菜的氣味難以掩蓋,此起彼落,好不熱鬧。

政府廉租屋,一層二十多戶,兩邊排開,門戶對門戶,中間以一條走廊通道分隔開。為便利於光線透射低層的緣故,走廊中部份以鐵絲網架起,直通往頂層露天的地方,形成天井。每戶廚房、洗手間的窗戶都設於鐵絲網圍起的天井位置。只要於造飯時分,於走廊行一遍,基本上已經可以知道那一戶今天晚上不在家,陳婆婆今天晚上燒的是什麼菜,黃家今天應該很高興,因為黃伯鮮有地親自下廚。

每家每戶都熟稔得很,白天時分,大都沒有把鐵閘門關上,全因居住環境比較狹小,小孩們在趕過功課後,都喜歡到走廊地方嬉戲,彼此都形成了默契。我們的童年時代,物質相對沒有現在的豐足,偶爾購買玩具外,我們都很會做小手工來自製遊戲,其次,我們最愛利用公共空間,「狐狸小姐幾多點」、九層樓的「兵捉賊」,大概現在的小孩從來也沒有想像過。那是童年最快樂的時光。

直至,爸爸都回家了,直至,飯菜都預備好了,炊煙可稍稍收斂的同時。小孩的媽媽會走到長廊大聲喊:「喂!食飯喇!」,多有趣的畫面。

在香港,居住地方狹窄,很多時候計算財富的單位總是「空間」。但環境雖然擁擠,我們卻多了一份「空間」不能帶給我們的溫暖、人情味。一句簡單的說話,原來不是什麼地方、什麼環境下,也有機會可以這樣地說出來。

我確實很懷念這句說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