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波,留板,留底褲
2013-07-02 16:01:15

留波,留板,留底褲

「喂,猜枱呀!」身穿白色背心藍色短褲的男孩,走到我們身邊這樣說。還有一位胖胖的,穿著淺咖啡色T恤,手拿著雪條,緊隨著男孩身後走近。年齡應該跟我們相約,也是七、八歲吧!

我跟弟弟的乒乓波技術可以說是不堪一撃,我們只是在公仔箱內,看到運動員球技精湛,反應敏捷,不需思考機械式的球來球往,看得雀躍萬分,蠢蠢欲動,在家裡拿著拍紙簿,反覆練習,模擬走位。嚷了好一陣子,媽媽終於買了乒乓波拍給我們。就在那個下午,馬馬虎虎的把家課做完,就踢著拖鞋到樓下的石製乒乓波枱去。

八十年代初,公共屋村的乒乓波枱都是石製的,從來沒研究是那種石材料,接近五吋厚。夏天的時候,我們最愛坐在乒乓波枱上乘涼,不是因為那裡特別當風,而是炎炎盛夏之際,乒乓波枱潛伏在大廈的最底層,石頭都變得相當冰涼,坐在上面,涼意就馬上從一雙大腿直透雙肩,沒成本的涼快感覺。

我跟弟弟對望了一眼,我們沒有這經驗,只知道大概我們要接受挑戰了。我是姊姊,於是乎很自然地我伸出拳頭來,準備迎接他們的包剪揼。

可惡的是,他倆捧著討厭的大肚子,大笑了足足一分鐘。

「你地搞咩呀?唔係猜包剪揼呀。打一盤乒乓波決勝負,邊隊輸左就要走!」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」另一個雪條肥怪物又再笑。

「留波,留板,留底褲,您唔係唔知呀?哈哈哈哈哈哈哈...」

新一輪的捧腹大笑,配上他們的肥肚皮,跟馬戲班駭人的大口小丑根本沒兩樣,同樣容易令人既討厭又不耐煩。

 

「細佬,我地走。」此時,我的臉已有點點燙。

年紀小,臉皮薄得很,兩個傻瓜就這樣拿著簇新的球拍,夾雜了一點不如意的經歷,趕緊腳步回家。

多年後的今天,與許多香港人一同成長五十年的明華大廈即將面臨拆卸。重回舊地,欲把零星碎落的童年片段重新拼湊。第一件湧上心頭的,就是那張乒乓波枱。重回舊址,石製的乒乓波枱消失了,換上纖維板製成的波枱,中間深綠色的繩網不見了,變成冷冰冰的金屬製白色噴漆間板,喪失了柔韌,顯得毫不溫柔。

石枱雖然走了,但舉機拍照時,剛巧遇到兩姊弟在枱邊把著玩,兒時的畫面又一次氾濫了腦袋。只是不知道他們這一代,還有沒有聽過「留波,留板,留底褲」這一句屋村流行語呢?又或者,隨著公共屋村的殞落,而從此消失?